首页 > 都市小说 > 穿成七零小富婆 > 第625章 庆幸

第625章 庆幸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HP似曾相识 从体育老师开始的人生赢家 最强修仙大佬 末世成凰 CSGO之巅峰荣耀 豪门贵婿 从答应帮唐三照顾小舞桐桐开始 神医丑妃超级拽 神武帝尊 龙凤萌宝:我家娘亲爱掉马

穿成七零小富婆第625章 庆幸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 当天晚上,向平回家早,看见一个陌生但又面熟的女人坐在主屋沙发上。向平知道这就是他姐先前提过的姑姑。“姑姑,你好,我是向平,岁岁的双胞胎弟弟。”向平礼貌地打了招呼,尽管这个姑姑只是眼神苍白地看过来,里面有迷惑,好奇。甚至有一丝见了生人的抗拒。向平知道她的大致情况,轻轻颔首,放下书本去厨房帮忙。没多久,饭菜上桌。向安“哒哒哒”跑回来,满头的汗。陆蔓华随手拿了块毛巾给他擦汗,“瞧你,跑那么快做什么?一头汗舒服了?”向安傻笑一阵,被催着洗了手,到餐厅便看见沈丽。“这是姑姑吧?”向安自来熟地挤到沈丽身边,一个劲介绍自己。“姑姑,我是向安,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你叫我安安就好啦!”m..说着,见沈丽坐在饭桌前,并没有动筷子,他伸手帮着夹了菜。还是他自己喜欢的。看得陆蔓华老两口心惊肉跳的,唯恐刺激到沈丽。谁知沈丽垂眼睛看了碗里的菜,又看看向安。更让人错愕的是,她居然真的动筷子了。只是手有些抖。苟岁岁跟贺南生对视一眼,暗暗挑眉。或许,这就是所谓的母子情深?只是她对爷爷奶奶倒是没有这种血脉相连的反应……刚这样想,岁岁又否定了。也不能这么说,毕竟沈丽并没有抗拒两个老人的接触。还是相比起来,对向安的反应更强烈一些。或者,向安像他父亲?吃过饭,向安回学校上晚修,向平去了书房,两个老人陪着姑姑。岁岁跟贺南生收拾了碗筷进厨房刷碗。贺南生只让她收碗筷进来。“我记得你生理期就是这个时候,还是别沾水了。”岁岁也就靠在门口,等他洗干净沥干水才接过来放橱柜里。刷了碗,两人手牵手出门,只是出了门便松开手。现在手牵手出门,让人看见,就算是领证上岗的两口子,被人瞧见了都得被说耍流氓呢。“中午东子请吃酒,韩队也在,他说,兰心嫂子前段时间摆摊,没几天就把进购的衣服卖完了。恰好东子接了鹏城的生意,嫂子就画了衣服样式,托去鹏城的弟兄进货回来。算下来有些日子了,车队应该到鹏城了。”听后,岁岁倒是有几分诧异,“摆摊?兰心姐不是说开店嘛?”贺南生笑笑,“是想看看市场,找找定位再开店吧,毕竟就算要做大,也不是一口吃成胖子的事。而且她在学校招服装设计师,这你应该听到过消息。”岁岁点头,这个她确实听到过风声。当时还感叹谁那么有远见呢。原来是兰心姐,那就不奇怪了,毕竟之前他们提到过。京市的灯光越来越明亮,照在地上,将两人的影子拉长,交织在一起。似乎进入八零年之后,时间就过得飞快。自从沈丽回了家,爷爷奶奶有了事情做,不只是每天喝茶看报。两个老人担心沈丽身体,想着法给她补。至于沈丽会不会恢复正常,其实对他们来讲,并不那么重要。当然如果能够恢复,自然是最好不过。但若是没法恢复呢,他们也不会太过于执着。沈丽是爷爷奶奶的失而复得,比起她的精神状况来讲,她还活着已经令人满足和庆幸了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我的重生有倒计时 真酒想要成为烫男人 小漂亮拿到万人迷剧本 鉴宝金瞳杨波颜如玉 我的修仙有商城 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妻 为什么养我的都不是人 我的神医身份被总裁未婚妻曝光了 元龙战尊周元李清舞 虐文主角变成咸鱼后!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