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游戏小说 > 灵气复苏:遇事不决莽一波 > 第1232章 什么叫正宫的淡定啊

第1232章 什么叫正宫的淡定啊(1/1)

目录
好书推荐: 美漫:从丧尸宇宙开始 夫君,请自重 我有亿间服装店 穿出来后全星际遍布我粉丝 穿成农女发家致富 神豪:我花钱就暴富 我的右眼是神级计算机 离婚后我成了大佬的心尖宠[穿书] 不言而谕 (综漫同人)不死的异世之旅

灵气复苏:遇事不决莽一波第1232章 什么叫正宫的淡定啊:准备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
“不是旗鼓相当的切磋没意思。”

萨米莎毫无形象的呈大字型躺在草地上,听到这话不由嫌弃的侧脸撇嘴,对摆擂台不感兴趣。

摆擂台挑战他人这种事她又不是没干过,然而结果却不尽人意。

不论修为,单纯以格斗刀兵切磋,那些习惯用术法制敌的师兄师姐压根不是对手,也就宗里的兵修们能够抗衡一二。

虽说也有很多师兄师姐能够与她势均力敌甚至形成压制,但不知为何总感觉差点意思。

和他们切磋不是那么得劲,有种束手束脚的拘谨。

只有面对陆安,她才能无拘无束地彻底放开手脚,毫无心理压力的全力以赴。

说白了就是不想跟其他人打,只想跟陆安比武切磋。

“我寻思你也妹和我旗鼓相当啊?”闻言陆安五官拧巴在一起,表情无比纳闷。

小老妹,宁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种话的?

嘴巴能硬成这样啊?

地铁老人手机jpg

“呜——”被他那古怪的眼神给盯得浑身不自在,萨米莎耳根微微泛红,移开眸子赶忙为自己狡辩:“我的意思是,寻常切磋没什么用,只有和你对练才能提升自己!”

“反正摆擂台什么的我没有兴趣,只想和你打。”

话到最后,萨米莎心直口快的暴露出自身想法,光明正大a上来,反倒是给陆安整不会了。

“切磋比武这种事吧,最主要的是增加实战经验,其他反而是次要的。”

用纸巾在她脸上胡乱擦擦,陆安便一把火将变成湿巾的纸张烧个精光,拍拍残留余香的爪子站起来。

“时候不早,今天就到这吧,明天有空继续。”

早在不久前陆安便发现伊莉雅它们已经通过穿梭光仪回来,现在估计在家捣腾东西,他得回去看着点,免得这帮小家伙到处惹是生非。

前不久伊莉雅就在小白狐它们的怂恿下,趁他不在陆峰,在家里疯狂搞试验,一不小心没刹住车,引得能力失控,当场整一出藤蔓版的狂蟒之灾。

所幸乐无尘凑巧在附近溜达,这才使陆峰避免一场灾难。

伊莉雅年龄尚幼,还无法随心所欲的发挥好天青圣体的力量,他平时多少得注意点,否则引起财产损失就不好了。

“明天啊,明天我要去万法灵劫池了,说不准什么时候回来呢。”萨米莎一个鲤鱼打挺起身,面露苦闷之色。

她们现在进程已经抵达后半段了,等通过最后考验便能着手进行真正突破,这种关键时刻可不能掉链子,要全力以赴才行。

也就是说,可能连休息时间都没有,要在灵劫池内待到通过最终考验,亦或者失败被劝退。

“这样啊。”陆安脚步一顿,万法灵劫池他没去过,但对于其之恐怖多少略知一二。

毕竟这些家伙每次回来,全都是半死不活的焉茄子状态,和只剩半条命没啥区别。

“没关系,等回来再练也不迟,当务之急还是入境重要,劫纹藏境能破就破,当然也不要有太大的心理压力,尽力而为就好。”

念在她们如此辛苦的份上,陆安决定大发慈悲一把,多抽点时间当陪练。

反正都是揍人,搁无尽武炼或现实都一样,没差就是了。

“说得轻巧,不过我有信心凝聚劫纹。”

萨米莎盘腿坐起,单手托腮目视前方喃喃道:“就是吧我这灵武双修的体质你也知道,境界如果想达到同步,是不是需要各自凝聚一道劫纹才行。”

换句话说,她先将武道修为提上去,等成功凝聚劫纹藏境后再行调整,将仙道境界一同提上来,从而达到完全同步并驾齐驱。

这是她心中最理想的情况。

“不知道诶,尽力就行,别太勉强自己,自己的小命可要保护好,不然一切都是空谈。”

陆安笑了笑,灵武双修他从未体验过,毫无经验可言,因此还是不要随便门外汉发言了。

可没法给实质性建议。

“管他呢,先凝聚劫纹,到时候再说吧!”

鼓起腮帮子吹口气,萨米莎转头凝望陆安三秒,旋即嘿咻跳起来,三两步凑到他身前。

也不说话,就那么抬头静静注视他。

“你想干嘛?”

见状,陆安眉头一皱忍不住后退半步,先前被二次偷袭的经历逐渐浮现脑海,历历在目般清晰可见,仿佛就发生在前一秒。

这不怪他,先前已经被梅开二度了,他是无论如何也不想继续上演帽子戏法。

俗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,看到萨米莎这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动作,陆安内心暗自生起防备,随时准备制止。

这年头女流氓太多了,不得不防啊。

“嗯?你这什么动作,以为我会对你动手动脚?”

看到陆安后退半步的动作,萨米莎忍不住双手抱胸憋笑:“你想哪去了,我就是单纯想和你告个别而已,毕竟从明天开始就要去万法灵劫池了,可能好几天都不能回来。”

她面露揶揄,露出一颗虎牙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之人,仿佛在笑他思想不健康,需要进行严厉的思想纠正。

和她想的差不多,意识到自己理解歪了,陆安顿时流露出一丝尴尬,自觉自己的举动确实很丢脸,像在惧怕人家一样。

正当他心神放松,张口想为自己辩解,同时手伸向脸颊的刹那,萨米莎眼中精光一闪,果断抓住这个转瞬即逝的机会。

她必须得承认,自己在切磋武斗时的抓机会能力都没现在好。

趁陆安放松警惕的瞬息,猛地搂住他脖子拽到自己眼前,感受到那扑面而来的独特气息,萨米莎得逞一笑,合眸深情地吻上去,比早上那会更加认真。

一套动作麻利至极,从出手到得逞全过程只有1.3秒左右,等陆安回过味来,自己嘴巴已经被萨米莎给轻柔堵住。

温软湿润,叫人欲罢不能。

奇妙触感通过口腔径直传递至大脑,几欲令人身体酥麻,至此沉浸其中。

好在陆安定力够足,瞪大眼睛望向近在咫尺的麦色俏脸,双手急忙抓住她的肩膀轻轻推开,强行终止此次kiss。

“哈哈哈哈感觉果然很不错啊”

虽然亲密偷袭被强行中止,可萨米莎却无半点失望不悦,反而是彪悍的用手背擦拭嘴角,露出虎牙开怀大笑,笑声之豪放不羁,形似奸计得逞的女流氓。

“我貌似有点喜欢这种感觉了。”伸出粉嫩舌尖舔舐唇角,萨米莎一双碧蓝美眸弯成月牙,出言促狭调侃:

“你啊哪里都好,就是对我们太容易放松警惕啦,稍微说几句你就信,也不看看是真是假。”

她完全没有身为女孩子乃至沙特公主的自觉,左手叉腰右手放到胸上,一副占大便宜的得意姿态,丝毫不觉得自己吃亏。

“这好像是叫......临别之吻吧,我从那些影视作品和书上看到的,代表自己的不舍和思念以及爱意,我觉得用在这种场合正好!”

“哈哈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我想亲你。”

陆安老脸一黑,他现在不想说话,只是懊悔自己下手还是太轻了,应该更重一点的,打到爬不起来的那种。

一天连续被偷袭两次,最过分的是还让她成功了。

这是在消耗他的信任,后果非常严重。

作为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,堂堂命宫宗师,他很想对萨米莎采取反制措施重振雄风,只不过念头一转想到沈璃与顾萌萌,只得无奈打消这缕邪念。

没有多说,陆安摆摆手转身就走,没一会就消失在萨米莎的视野当中。

“啧。”

目送他远去,萨米莎略显失望的轻啧一声,遗憾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发生。

原本她还很期待的说。

摇摇头,萨米莎转身走向自己的小屋准备休息,同时心里继续盘算下一次袭击。

她认定的事,字典里可没有放弃二字。

迟早给拿下!坐实冲师逆徒的称号!

“回来了?”

另一边,陆安郁闷的回到自家木屋,刚打开门就看见沈璃坐在沙发上单手撸狗子,右手捧着一本冰法典籍,可惜他看不懂。

“老姐?萌萌呐?”

看到她的瞬间,陆安转而移开视线试图在家里找到顾萌萌的身影,然而让他失望了。

顾萌萌并不在此。

“她回万象洞天了,溟长老有事找她。”沈璃说罢轻轻合上典籍,美眸瞥向陆安,示意他过来坐下。

等陆安坐到沙发上,白鹿很有眼力见儿的抱起冰红茶与茶杯跑过来,乖巧的为圣尊大人沏茶。

用茶杯喝冰红茶,只能说讲究。

“看你闷闷不乐的,萨米莎对你做什么了?”瞧他那苦瓜脸,沈璃淡然一笑,一语道破秘密。

她来的时候正巧感应到二人在切磋对练,所以便没有打扰。

眼下自家狗子的表情,想必应该萨米莎又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,否则不可能这般苦闷。

很轻易就能猜出来。

“没啥,就是一天内强吻我两次,总觉得自己亏了。”陆安揉揉白鹿柔顺的秀发,转而直勾勾看向沈璃:“说到这个,萨米莎可都跟我说了,老姐你和萌萌到底是咋回事?怎么会......会任由她胡来。”

“不喜欢?”沈璃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身体往后一仰靠着沙发反问道。

“很难接受。”陆安手握茶杯,脸上就是个大写的麻字。

本来今天开开心心的传功授道,原本是件很值得高兴的事,谁料突然整这一出,但凡是个正常人都顶不住。

朝夕相处的乖徒弟居然暗藏邪念,这谁受得了啊。

“习惯就好,莎莎她一直很喜欢你,只不过碍于脸面没好意思说,我也不知道今天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,居然能让她大胆袒露心意。”

沈璃跟白鹿微笑道谢,说到“莎莎她”的同时在心底默默加一个“们”。

就她一直以来的观察,对自家狗子有意思的可不止萨米莎一个,现在陆峰有房的其他两个同样包藏歹心呐。

也不知道自己家这不太聪明的狗子发觉没有。

还能是什么,从武神图录的武者残影里找到灵感了呗,想效仿先辈。

陆安腹诽一句,忍不住侧身转向沈璃:“老姐,问题不是这个,问题是你怎么知道的,而且居然还同意她胡来?”

“你是不知道那丫头有多疯,跟吃熊心豹子胆似的逮到我就亲,还伸舌头,女流氓都没她疯,差点没忍住动手锤她。”

陆安嘀嘀咕咕在她耳边絮叨个不停,吐槽自己这一天以来的心情,而沈璃也无丝毫不耐,巧笑嫣然的静静聆听他说完,自己才悠悠开口。

“在天玄那会就知道了,至于为什么默许......”

沈璃歪头思考两秒浅笑道:“没什么好在意的,我尊重她们的选择,既然对你有意思我自然不会反对,甚至举双手赞成。”

“莎莎她们都是一等一的好女孩,无论是样貌性格亦或天赋方面都无可挑剔,正巧她们也对你芳心暗许,与其便宜他人不如便宜你,常言道肥水不流外人田嘛。”

何等惊世骇俗的离谱言论啊,陆安话听到一半,眼神已是呆滞木然,以至于没听出“她们”这个词的言下之意。

“不,不是姐,你难道就不生,生气?她是馋我身子诶!”

他震惊到说话都不利索了,结结巴巴的表达完意思,看向沈璃的眼神仿佛第一天认识自家老姐。

这是沈璃能说出来的话?要不是确定眼前之人就是本尊,他还得怀疑是不是被夺舍了。

“以前有一点点,可仔细想想好处颇多也就没有醋意了,倘若我以后无法时常陪伴你左右,有她们在你也不会孤单。”

“不仅能避免你像在炼心幻境里那样发疯,还可以随时随地监督你锁住你,省得你在外面沾花惹草,被一些不三不四的家伙搭关系。”

只能说不愧是扶弟魔,一切事宜为陆安着想。

沈璃一边抠指甲,一边漫不经心的淡然道:“至于萌萌那妮子我猜测是想通了,不过你可得好好安慰一下,她那小醋坛子可不是白叫的。”

“老姐您这么淡定真的好么?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?”陆安一脸无语,这话听起来像是在给他做媒,而且还是无法反抗的那种。

“不然呢,你敢说自己没有任何好感?况且这是她们自己的选择,我可没有从中作梗,一切都顺其自然。”

抬眸瞄他一眼,沈璃淡淡道:“喜欢就大方点,莎莎她堂堂一国公主,倒贴是看得起你,别得便宜还卖乖,给脸不要脸。”

“至于爸妈那边,多个媳妇他们高兴还来不及,自然不可能反对。”

从始至终,她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态度,语气从容不迫,完全没有将之视作威胁。

几个好闺蜜赶着倒贴自家狗子,天底下哪有这种大好事,她巴不得早点确定关系,到时候身份转换,全部低她一头。

届时想使唤谁都是一句话的事。

来自正宫的压迫感jpg

目录
新书推荐: 从食魂者开始 从吞噬开始纵横诸天 我在灵气复苏的世界创造精灵 忍界,从砂隐村开始变革 从无限游戏开始又名从大明开始 什么叫开挂型射手啊 真酒是欧皇附体的笨蛋美人 斗罗:我的宠物是蓝银皇! NBA之海啸兄弟 人在漫威开店,刚成毁灭日
返回顶部